新闻动态

NEWS INFORMATION

联系方式
  • 400-123-4567

  • +86-123-4567

  •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  • admin@youweb.com

  • 13800000000

新闻资讯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

发布日期:2024-03-17 01:42:29    已浏览 次    发布者:小编

  张传忠从云南来台湾已逾七十载。穿过曲折绵长的滇缅边境线,跨过中南半岛大片罂粟花田、原始丛林,横渡广阔的南中国海,张传忠的人生轨迹烙印了一个时代的血泪印记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1)

  张传忠是家中独子,父亲早逝,母亲改嫁,从小由姑姑和拉祜族姑父照顾。长大后,张传忠跟着“马帮”在云南、西藏两地做贸易。后来他遇到抓壮丁的残余部队,被迫开启了军旅生涯。

  1950年2月24日,军事上被视为“进可攻退可守”的云南省全境获得解放,张传忠作为最后几批防守云南的部队,也不得不开始向缅甸撤军,“我们是外国军队,缅甸人也打我们。”

  穿越苍茫无垠的原始丛林,跨过崇山峻岭、毒蛇广布的滇缅边境线,这里在几年前还是中国远征军对日作战的保家卫国路线,如今张传忠和战友们等待着上头指令,看不到一点回家的希望。

  在缅甸漫长的日子里,张传忠认识了妻子余腊。余腊是缅甸的阿卡人,与中国境内的哈尼族为同一民族。余腊的娘家家族几代以前由西双版纳迁徙来缅甸,靠种植为生,也在滇缅边界做些小生意,因此余腊能说一些云南方言。

  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与缅甸等邻国千丝万缕的联系,使得这段“跨国婚姻”反而显得“本土化”。丈夫是中国军人,妻子自然成了军眷,夫妻俩跟随部队四处辗转、奔波。“我们途径缅甸、寮国(老挝)、泰国,最后上头派专机把我们接到了台湾。”

  台湾音乐人罗大佑创作过一首歌曲《亚细亚的孤儿》,歌名取自台湾本土作家吴浊流的同名小说。在上世纪7、80年代,这首歌被一度解读为是在写“泰北孤军”和“中南半岛难民”。

  按照这样理解,那么称张传忠是“亚细亚的孤儿”就一点也不为过了。在云南,他是孤儿;在缅甸,他是“孤军”;在台湾,他是孤独离乡的游子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2)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3)

  1949年迁台后,为军公教人士及其眷属兴建了名为“眷村”的安置社区。定远新村是一座位于台湾西南部屏东县的眷村,主要接收从越南、泰国、缅甸等中南半岛国家撤军而来的部队。这些部队子弟大多籍贯在云南省,配偶三分之二又为缅甸、泰国、老挝等中南半岛人士,定远新村因此被视为一座汇聚少数民族风情的“云南村”。

  退伍后的张传忠,得到了政府分配在定远新村的土地。除了建房以外,他和妻子还开垦了水田种植水稻,后来又买了种猪,发展养殖业。

  张传忠的五个孩子,从小在父母原乡的文化环境里熏陶长大。张传忠坚持在家里和孩子们用方言交流,孩子们即使不曾踏足故乡,也说得一口流利的云南方言,还听得懂一些缅甸话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4)

  定远新村作为一座云南聚落,定期举办火把节、泼水节等极具云南、中南半岛特色的节日活动。全村老小换上五彩斑斓的少数民族服饰,品尝美食、载歌载舞,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,用自己的方式怀念那个无法回去的故乡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5)

  “生,则让我们回去奉上一杯茶;死,则让我们回去献上一炷香。”这是上世纪80年代末,飘荡在台湾大街小巷的一句标语。

  在两岸分隔的38年后,1987年,台湾解除“令”,以来台老兵为主要群体发起了“返乡运动”。在社会各界的呼吁和争取之下,时年年底,海峡两岸几乎同时颁布了政策,正式开放赴台老兵回大陆探亲。

  1994年6月1日,张传忠独自一人踏上了返乡的旅程。他回到临沧的家乡,特意去探望了年过八旬的姑姑,还出钱修缮了老家的祖墓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6)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7)

  早年改嫁的母亲给张传忠生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。在探亲过程中,张传忠提出将生父、母亲、继父三人共修衣冠冢,弟弟不同意,在这个问题上手足之间产生了分歧。一气之下,张传忠回到台湾,不再与亲弟弟联系,只偶尔写过几封家书给表弟马文才,此后再无音讯。

  张传忠回乡时,表侄马成明刚好在昆明上学,错过了见面机会。云南老家老一辈的文化水平不高,只能将收到的书信、照片,全部交由马成明参考寻亲。信封上,张传忠用繁体字署名的“張傳忠”,被表侄误认成了“张傅中”。

  》。头条寻人通过查询地图发现,老兵所住的屏东里港乡定远路九号这一地址,如今是一家名为“张妈妈滇缅煮艺”的餐馆。滇缅特色、姓张的店家,这一切都与寻亲信息十分契合。

  张传忠了解妻子的脾性,知道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人。妻子本身很会做缅甸菜,后来又学会做云南香肠、豆腐乳。儿女各自成家立业后,妻子开了这家专卖云南、缅甸风味料理的餐馆,一手好厨艺吸引外县市食客纷至沓来,成为“云南村”的一张名片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8)

  张桂兰是张传忠的二女儿,她最先看到发布在网上的寻亲信息。生活在高雄市的她,在一家半导体公司担任翻译一职。她时常活跃在网络上,用中英文分享日常生活。“疫情开始前,我们就计划要陪爸爸再回去探亲一次的!”得知大陆亲人在寻亲的事情,张桂兰表现的更多是惊喜。

  惊喜的不止一个人。马成明联系上了台湾的表姐,得知老兵夫妻也都健在,激动到哽咽。他给表姐传来了云南家族的照片,张桂兰也介绍了父母的近况。通过表弟传来的照片,张桂兰第一次知道“原来我们在老家有这么多亲人!”大家认为,现在重新建立了联系,也就离团圆的日子不远了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9)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10)

  周末,张桂兰驱车半小时回到了屏东乡下的家中。一进门,她就搂着年迈的父亲,让他看手机上的云南亲人相片,问他记不记得是谁。张传忠不假思索地指出,照片上的男子正是自己的表弟马文才。

  张桂兰向父母掰着手指细数:母亲在缅甸、泰国的亲戚找到了,父亲在云南老家的亲戚也找到了,这下算是圆满了。

亚细亚的孤儿:云南老兵台湾甘苦(图11)

  如今,步履蹒跚的张传忠还需要靠轮椅代步,但曾经的他也扛起过时代的巨轮,在战争的史诗和“死尸”之间九死一生。大多数的“张传忠们”在战火中沦为炮灰,幸存者在两岸隔离的40年间骨肉分离,血泪半生依然不向命运低头,继续繁衍生息。

  这是头条寻人成立两岸寻亲项目以来,成功找到的第378个案例。今日头条两岸寻亲服务,由头条寻人与台湾ETtoday新闻云作为媒体合作方一同发布。如果您家里也有亲人失散在台湾,或者您身在台湾,想帮助台湾的老兵寻找大陆亲人,也可以通过脸书粉丝专页(名称:頭條尋人)、邮箱()、抖音(名称:抖音寻人)、微信公众号(名称:头条寻人)、微博(@头条寻人)联系我们。


本文由:开元体育游戏平台 (中国)官方网站-IOS/Android通用版下载提供

Copyright 2012-2551开元体育游戏平台 (中国)官方网站-IOS/Android通用版下载版权所有    京ICP备12005109号-11